>w0
爱生活爱叶蓝!
弹丸相关in子博☆
 

[排球!!][月影]笨蛋到底会不会感冒呢

突发短篇,傻白甜,OOC

“馬鹿は風邪をひかない”是谚语

感谢大风赐标题(o゚▽゚)o

 

“唔……”

突然觉得有点头晕,影山揉着额头扶住了旁边装排球的手推车,却一不小心推动了推车,随即整个人失去平衡连同推车一起摔在地上。

倒地的巨响让全馆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源上赶紧上前把推车移开,影山撑着手臂从排球堆里坐了起来。

“影山——影山你还好吗?”菅原也跑了过来。

“唔……我没事。”影山捂着被撞到的额头,点了点头。

“怎么突然倒下了?”泽村问,“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家吧?”

“不是的!刚刚是不小心没站稳……我状态很好。”

“……真的吗。”

被泽村的眼神盯得后背发凉,影山战战兢兢地开口。

“是……”

菅原担心地看着他,“是吗?不要勉强自己喔。”

“是的。”

“那就继续训练吧?啊对了,等下的托球训练,影山你跟月岛一组吧。”

“为什么!我才不想看到他那张……”

“你看你又说这种话了,就是因为这样你们才应该多加强交流不是吗?”

菅原笑着抬起手揉了揉影山的头,影山皱着眉顺从地低了低头。

“……是。”

 

感觉不太对。

影山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头也昏昏沉沉的,明明只是站在原地托球而已,却好像刚长跑过一样全身无力,连抬手都开始有些费力起来。

起跳扣下一球后,月岛挑着眉望向影山。

“国王是怎么了?今天的精准度很糟糕哦。”

“啰嗦!不要那样叫我!”

“是是,国王大人。”

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在惹人生气……

影山感觉头更痛了,扶着额头深吸了一口气。

“喂……脸色很差的样子,你真的没事吗?”

月岛上前扶住影山的肩膀,手被马上打到一边。

“我没……唔、哇啊!”

一边挥手一边后退的影山踩到了放在地上的水瓶,再次当众结结实实地仰面摔到了地上。

后脑似乎嗑到了,影山觉得一阵眼花,连错觉都出现了。

不然他怎么会看到月岛脸上出现了慌张又担心的表情呢。

再定了定神看过去的时候,月岛果然仍是像平时一样一脸淡定。

被摔得有点发懵,在月岛的手放上额头和颈间的时候影山也没来得及挥开。

“体温很高,出了很多冷汗。”月岛下了结论,“感冒了,而且在发烧。”

然后还愣愣地平躺在地板上的影山的眼前出现了放大的泽村微笑的脸。

“呃、……”

“影山,你刚刚说过你状态很好的吧?”

“对不起……刚刚确实感觉…没什么问题。”

“下次再身体状态不好还硬撑的话……”

“下、下次不会了!真的!”

菅原把流着冷汗的影山扶着坐起来,“大地不要吓唬病人啦……不过影山,下次再这样我也会生气的。”

“抱歉……菅原前辈。”

“不是跟我道歉,而是跟你自己道歉!”菅原轻轻地敲了敲影山的额头,“要好好注意健康才行。那么今天你的训练当然是到此结束,快点回家吃药休息吧。站得起来吗?”

“当然没问题!”

看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的影山,泽村无奈地摇摇头。

“让一个人来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

影山感受到泽村背后不停冒出独属于主将威严的黑气,那张和蔼地笑着的脸不知为何突然显得格外可怕,反对的话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

“我来吧!我来送影山回去!”日向举起了手。

“日向应该扶不动影山……”

“不介意的话,我来?”二年级的成田笑着问。

“我、我不想麻烦前辈。”

“那就月岛来送吧。”菅原提议,意料之中地马上收到了双份的抗议:“我不要!X2”

“你们还真是麻烦啊,”泽村叹了口气,“如果不想麻烦前辈的话,一年级里能扶得动影山的只有月岛了吧,再说你们正是需要好好相处一下不是吗?好了就这样决定了,这是主将命令。”

“没错,你们的关系要是变得好一点就好了。”菅原也笑着说。

话已至此,影山和月岛只能收拾好东西背起包,一起走出了学校。

“喂,你家附近有药店吗?”

出了校门,月岛突然开口问道。

“阿嚏——”影山打了个喷嚏,“…好像不知道。”

“那就先去便利店买一下退烧药和感冒药吧,走这边。”

月岛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运动服外套脱下来,披在影山肩膀上,那只手接着轻轻地抱住了影山的肩膀,向他所指的方向拉了一下,收回手时顺便把影山的包从肩膀上拿下来挎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十分自然地做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月岛走到了影山右边、靠近车道的一侧。

“不要着凉了,还有小心不要走到车道上。”

“嗯?……哦。”

觉得月岛的举动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影山看着月岛坦然的表情觉得自己大概想多了,他握紧披在肩膀上那件大一号的外套,头昏昏沉沉地跟着身边的月岛走着。

 

“欢迎下次光临——!”

便利店的自动门打开了,影山刚抬起头就被啪的一声贴了什么在额头上。

“哇啊!…这是什么?”

“退热贴。”

一脸被吓到的样子双手捂着额头的影山让月岛忍不住笑出了声,接着把手上的一条绿色的围巾递给了影山。

“围巾?现在不只是秋天而已吗……”

“晚上温度很低,你穿得太少了。”

影山低头看着围巾,“……颜色好难看。”

“……庶民的贡品让您不满意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国王大人。”没好气地回应。

“……”实在没力气跟他纠缠称呼问题,影山闷闷地说,“送人的东西至少要好好挑选吧。”

“便利店的围巾款式本来就很少——话说我才没说这是送你的!回到家之后,还给我。”

“——好小气!”

“这样颜色难看的围巾,国王大人也没必要勉强收下对吧。”

“……但是……”

“怎么了?既然不喜欢还不如还给我。”

“……因为这个有可能是月岛给我的唯一一个礼物嘛……”影山小声迅速地吐出一句话。

“什么?”

然而影山已经把围巾往月岛手里一塞,向前大迈步走远了。

抬脚追上他的月岛听见前面的影山因猝不及防的晚风袭击而连打的几个喷嚏,无奈地说,“真是的……你到底是在跟什么逞强啊。”

捂着发红鼻子的影山可怜兮兮地向上望着月岛,接过月岛递过去的纸巾捂着鼻子又打了几个喷嚏。

月岛把围巾对折围在了影山脖子上,然后手臂绕到脖子后面给围巾打了个结,动作像是在拥抱他一样。

瞬间感觉到被温暖包围起来的影山有点恍惚,然而月岛的怀抱很快离开,因感冒而发冷的身体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脱口而出,“好冷……”

月岛回过头,“冷吗?”

“没、没有啊。”

“嘴硬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啰嗦!……我家、往这边走。”

僵硬地转移了话题,影山把脸埋进软绵绵的围巾,自顾自向前走去。

月岛看着前面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宽大的外套垂在背后随风晃动,围巾把脖子周围围得严严实实,露出的圆圆的后脑,随着他的咳嗽而一顿一顿,黑色的短发在夜风中柔软地飘动着,几乎要跟夜色融为一体。

月岛觉得自己大概是脑袋坏掉了才会觉得眼前这个身高有180cm的男生非常可爱。

他走上前抬手轻轻揉了揉影山的头,又在影山投来疑惑的眼神之前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手。

头发滑凉的手感果然跟想象中一样好。

影山一边走一边不时咳嗽着,突然伸手拉住了月岛的衣角。

“月岛……稍微歇一下……”

月岛惊讶地看着他,“你……你没事吗?要死了吗?”

“才不是啊!咳咳咳啊……”

一激动就岔了气,影山剧烈咳嗽起来,月岛轻轻拍着影山的背。

“开玩笑啦,”会向他示弱真是难得,“很累吗?要我把你抱起来吗?”

“不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只是说说而已,国王大人这么重我怎么可能抱得起来。”

“哼哼真可惜,我又不是女孩子,一点都不在意体重,你说这种话我才不会生气!”

“你在得意什么……我又不是说每句话都想惹你生气。”

“你说的话一半以上都在惹我生气!咦,你干什么……”

月岛背对着影山蹲下身子,回过头说,“喂,快点。”

“快点什么?”

“一看不就知道了吗,快点上来,我背你回去。”

“……我自己会走。”

“你自己走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吹太久冷风的话病情会加重,训练的进度也会落下,大家也会很担心。”月岛的语气带上了不耐烦,“国王大人不要再磨磨蹭蹭了,老实接受庶民的服务好吗。”

呜哇……真是高傲的“庶民”。

不知是被月岛的哪句话劝动,影山乖乖地趴到月岛的背上,环住他的脖子。

“……好重。”

“那就放我下来!

“不想摔下来就别乱动!……”

趴在月岛的背上,能感觉到月岛刻意放轻缓的步伐。相贴的胸膛和背部间的温暖和有节奏的晃动让影山渐渐感觉到了困意。

“你家在哪里?”

“过了火车站再过十字路口…右拐,”迷迷糊糊地回答道,“ムーンシャドー餐厅对面。”

耳边的声音带着糯软的腔调和滚烫的吐息,月岛感觉到自己的脸也发烫了起来。

他加大了手上的力气,一言不发地背着影山继续走着。

 

直到感受到猛烈的天旋地转,影山才惊醒过来。

眨了眨眼,抬头看到是自己卧室的天花板,和月岛喘着气的脸。

“钥匙是从你的包里拿的,我已经放回原处了。”

“……你好像很累的样子?”

“因为你太重了啊。”

影山忍不住笑了,“…谢谢。”

“……!!”月岛赶紧转过头,“笨蛋!……我去楼下倒水。”

为了他而那么努力的样子被看到了……真丢脸。

月岛捂着脸看着冒蒸汽的水壶。

兑好了温水后,月岛把药按合适的份量分成几包放进小纸袋包好,把杯子和药放在托盘上端到了二楼的影山的房间。

进了房间看到影山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躺在床上,双腿垂在床边。

“真是的……你都不知道自己盖被子吗?”月岛动作粗暴地把影山挪到床中间,塞进了被子。

“……不想动。”因为反正月岛会回来的,影山默默地想。

“你家里好像没有人?”

“嗯…爸爸妈妈今天都加班……”

“那如果没有人陪你回来你怎么办?”月岛皱起眉头,语气不善,“国王大人你连照顾自己都不会。”

“……抱歉。”

月岛愣了一下,撇过头,“……反正不管你是烧坏脑袋还是感冒死掉都不关我事。”

“……”

又困又头晕的影山看起来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更是没精神像平时一样跟他抬杠。

“……等等,别睡着了,先吃药。”月岛扶着影山的背让他坐起来,把药往他嘴里一塞之后把水杯放进他手里,看着他一口口喝完水后再扶着他躺进被子。

“药和水在你的桌子上,一天吃三次,不要忘记了。”月岛拎起自己的包,“……好好休息,影山。”

本来已经闭上眼的影山惊讶地睁眼看着月岛。

“…原来你也会好好地叫我的名字啊。”

“本来叫‘国王大人’就是为了惹你生气,如果你不生气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你果然是故意的!”

因为你生气的时候只看着我啊。月岛暗暗地想。

“……不过明明这么讨厌我,还能这么细心地照顾,”影山微笑地看着他,“果然很温柔啊……月。”

月岛的脑袋像当机了一般一声轰鸣,影山水汽氤氲的双眼微阖,笑着的脸庞像清晨沾着水露、内瓣透红的白花一样漂亮。

不用看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是怎样的通红,月岛迅速俯下身亲吻了一下影山的脸,“这是不讨厌你的证明。”然后跑出了房间。

我在做什么……

月岛到了大门玄关处,还是忍不住蹲下身子捂住了脸。

本来想要把这份心情一直埋在心底,结果被对方的笑容一瞬间迷住,不小心就暴露了。

不知道影山会是怎样的反应。平时总被自己恶劣地对待,其实很讨厌自己也说不定。

这样的话只会让双方都困扰吧……我到底刚刚在想什么……

准备赶紧逃离影山家的月岛刚握上门把,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一回头果然是影山,满脸通红大概是因为发烧,没看出对方脸上有厌恶的表情,这让月岛暗自松了口气。

“你怎么自己下楼了?不是说要好好休……”

月岛的话被踮起脚的影山落在脸颊上的亲吻打断,温热柔软的触感离开时月岛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影山低下的头,影山的脸已经红得像是熟透一样。

“这、这是…我也不讨厌你的证明。”

然后影山就被橫抱了起来。

“咦、等等……你不是说抱不动我的吗?”

“突然就有力量了。”

“咦咦……”

再次被放在床上,影山看着月岛越凑越近的脸,感觉心跳在胸膛里剧烈地响动,鼻尖相碰的时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然而月岛只是跟他碰了一下额头,便离开了。

“嗯,看了退烧药还是起了作用……好像没那么烫了。明天自己也要记得吃药。”

月岛看着还在发愣的影山,轻轻笑了一声。

“想·对·你·做·的·事还有很多,不过对病人出手就算了。”月岛伸手把灯关掉,“快点好起来吧,晚安。”

听着月岛关门的声音,影山把头整个埋进了被子。

“……说什么退烧了,骗人……”

明明感觉现在的脸是今天以来,最热的时候了。

 

-END-

 

后日谈。

 

“月,你的围巾。”

普通的一句话,却让全体人用见到鬼的表情向发声的人望过去。

影山丝毫没察觉到众人的视线,继续说道,“对了月,上次买药的钱还没还给你。”

“我不是都说了围巾就送给你了吗,还有还钱就不用了。”

“但是……”

“如果真要还的话,周末请我吃饭吧。”

“好的……那就我家楼下那家ムーンシャドー餐厅?”

“随便你。话说影山,感冒已经完全好了?”

“当然,月买的药很有效。”

“就算是笨蛋,平时至少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这么说来,笨蛋明明是不会感冒的。”

“正好证明我不是笨蛋啊,哼哼。”

菅原戳了戳泽村,“等等…影山只不过是两天没来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不是挺好的嘛,关系变好了。”

“是不是有点变得太好了……”

总之,乌野的团队凝聚力又上升了,可喜可贺(`・ω・´)

 

 

ムーンシャドー餐厅→moon shadow餐厅

评论(6)
热度(135)
© orange | Powered by LOFTER